黄苗子先生的幽默:遗嘱中吩咐儿子把骨灰喂猪

    中华黄氏网 2012年4月29日 朱浩云


 

 图1:黄苗子先生像
 

图2:郁风 黄苗子 1983年作  君子图 立轴

朱浩云  

  黄苗子先生的幽默,先来看看他的“遗嘱”便一目了然:

  ……我绝不是英雄,不需要任何人愚蠢地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白流眼泪。至于对着一个普普通通的、木知木觉的尸体去号啕大哭或潸然流泪,则是更愚蠢的行为,奉劝诸公不要为我这样做(对着别的尸体痛哭,我管不着,不在本遗嘱之限)。如果有达观的人,碰到别人时轻松地说:‘哈哈!黄苗子死了。’用这种口气宣布我已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恰当的,我明白这绝不是幸灾乐祸。

  由于活着时曾被住房问题困扰过,所以我曾专门去了解关于人死后的‘住房’——即骨灰盒的问题,才知道骨灰盒分30元、60元、75元……为此,我吩咐家属:预备一个放过酵母片或别的东西的空玻璃瓶,作为我临时的‘行宫’。这并不是舍不得出钱,只是因为作为一个普通的脑力劳动者,我应当把自己列于‘等外’较好。

  关于骨灰的处理问题,曾经和朋友们讨论过,有人主张约几位亲友,由一位长者主持,肃立在抽水马桶旁边,默哀毕,就把骨灰倒进马桶,长者扳动水箱把手,礼毕而散……但有人认为骨灰是优质肥料,马桶里冲掉了太可惜……为此,我吩咐我的儿子,把我那小瓶子骨灰拿到他插队的农村里,拌到猪食里喂猪,猪吃肥壮了喂人,往复循环,使它仍然为人民做点有益的贡献。

  2012年元月8日,自言“我该做的事都做完了”的百岁老人黄苗子,在北京朝阳医院与世长辞。他去世后,黄苗子儿子公开发表了他的《遗嘱》,“不举办任何追悼活动,不留骨灰,也不设灵堂。”“只要记住他的幽默、达观、谦和就够了。”如此豁达、看淡人生的老人,不仅让后人敬仰,而且更值得后人去感悟、体会。

  黄苗子(1913—2012年)是中国当代著名的漫画家、美术史家、美术评论家、书法家、作家、收藏家。广东省中山市(香山县)人。黄苗子书房名为“晚安书屋”,门口挂着主人的打油诗“春蚓爬成字,秋油打入诗”。座右铭是“行已有耻,博学于文”。黄苗子出生于书香世家,在家中13位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五。黄苗子是一位“全才”,对书法、水墨、漫画、艺术理论以及诗歌、散文均有精深的研究和创作。1933年,以“黄苗子”为笔名,为叶浅予等主办的漫画杂志《时代》投稿,后加入漫画画报《良友》做编辑。他生前发表美术史论上百万言,成为吴道子、八大山人等研究权威。生前与张大千、齐白石、梅兰芳、陆丹林、叶恭綽、傅雷、庞薰琴、郑午昌、李可染、吴作人、叶浅予、林风眠、沈从文、傅抱石、潘天寿、吴冠中、华君武、张乐平、吴祖光、新凤霞、丁聪等多有交往,并建立深厚友谊。

  黄苗子还是一位收藏家。早年常到各地搜集古代碑帖拓片,1949年前辗转收藏到清代著名金石学家簠斋的一批金石拓片,其中《六朝诸家石佛造像》被视作当今所发现的对六朝时期佛像碑刻品相最好的拓片。黄苗子曾将这一生珍藏捐给高校。此外,2007年夫人郁风走后,黄苗子开始系统整理书画作品,系统性拍卖藏品。2007年,黄苗子、郁风“回风宧书画存珍”专题拍卖218件拍品全部成交,如今已筹集超过3000万元资金,启动了“黄苗子郁风基金会”,资助文化艺术与教育事业。据黄苗子儿子说:“作品基本不留给儿女,家中书画作品所剩无几。”



分享按钮>>热心女民警何伟辗转寻亲 流浪汉子6年终团聚
>>首届“中华何氏网”杯“我的会长,我的会”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