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名人】粤乐之家——黄不灭与黄氏“三谋”

    中华黄氏网 2012年4月29日 万家姓


     在近半个世纪的粤剧舞台上,黄不灭和他的子女们——黄壮谋、黄继谋、黄英谋,在粤剧《搜书院》、《关汉卿》、《秦香莲》、《山乡风云》、《盘夫》等名剧中,他们作为音乐设计者和首席伴奏员,其改革的成就是十分卓著的,他一家不愧为粤乐改革之家。

有志改革的喉管雄——黄不灭
    黄不灭7岁时成了孤儿,他做过苦力,后来又被醮师的喉管所深深吸引,便用做苦力换来购钱在旧货摊上买了一支旧喉管,他经历了“偷师”的艰苦磨砺,当上了醮师,在十几岁时已吹得一手好喉管,经历了堂会、歌坛、女班,最后踏入了省港大班,还曾以一家为基础,组织过“雷电乐队”,在粤乐坛上红极一时。
黄不灭精于喉管,曾有“喉管雄”之誉,他能根据不同的角色吹出不同的音色和音量,如旦角、小生他吹来轻柔、洒脱,老生、花脸则吹来雄浑、刚劲。他不仅精通喉管,而且二弦、色士风、击乐,样样都行,因而成名较早。
    解放后,黄不灭有将粤剧传统曲目进行改革发展的抱负,并在50年代初期便大展拳脚了。1952年,他在北京参加了首届戏曲观摩汇演,周总理看完粤剧折子戏《盘夫》后,突然来到乐池,打听该剧的音乐、唱腔设计者。黄不灭还来不及迎接,周总理已远远向他伸出了双手:“黄不灭同志,《盘失》的主题音乐设计得好。”周总理还邀请黄不灭到家中作客。
    对于传统,黄不灭作为老音乐家并不保守,他较早运用简谱创腔,而没有沿袭呆板的工尺谱。他还以艺术家应有的坚定、严肃、认真,以解剖麻雀的办法,到茶搂、曲坛,到民间对盲艺人的音乐唱腔作细致的调查整理。他的粤剧《盘夫》的音乐设计便具有传统和革新的可喜成就,达到令人折服的境界。  
又如他将古老的“燕子楼中板”改为焕然一新的“新燕子楼中板”,还有《别窑》、《秦香莲》、《关汉卿》等各剧的音乐唱腔设计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准。
    既是父亲又是师傅的黄不灭把子女——黄壮谋、黄继谋、黄英谋相继培育成材,他和他的子女们多次作为中国艺术的使者,往朝鲜、越南、苏联、港澳等国家和地区演出。黄不灭对上门求教者,无论是有名望的大老倌或不知名的青年,他都尽心尽力地教。当年,还是青年演员的练玲珠、林小群、刘美卿、郑绮纹等,都曾得到过他的教益。  
    有人说,戏曲流派唱腔的形成,离不开音乐家的辅助,这一点不假。1984年,红线女在她的独唱音乐会,向观众介绍说:“‘红腔’得以形成离不开粤乐家黄继谋的辅助。”其实,黄氏一家都曾是马师曾、红线女的长期合作者。另外,曾受到黄氏一家辅助的还有白驹荣、千里驹、徐柳仙、上海妹、罗品超等名角、名伶。
晚年的黄不灭,常常到粤剧学校教授学生,他还抽空与同事们一起整理出一套学生变声期的发声和练声方法的教材。1976年9月7日,饮誉粤坛数十年,中外著名的粤乐家黄不灭溘然长逝了,他静悄悄地告别了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乐坛。那年月,连元帅之死都无声无息,更何况一位已经退了休的粤乐家呢。然而,大洋彼岸的纽约《华侨日报》却报导了黄不灭逝世的消息。音乐家的墓志铭是长刻在知音者的脑海中的。

一串特别活跃的音符——黄继谋
    在粤乐世家中,黄继谋比他的兄妹更好动,爱好更广泛,象一串特别活跃的音符。他喜欢外国名曲,热爱诗词和国画。他谈到国画与音乐时说,一张画最重要的是画出其神髓;音乐也一样,泼墨的浓淡要相宜,才能将剧中人之品性、气质、剧本之合意完全表达出来。
    1986年3月,广州举办了粤剧音乐唱腔改革演唱大会,黄继谋获得唱腔音乐设计奖。后来,在粤乐改革的学术会议上,市文化局黎田同志评价黄继谋的获奖曲目——《白蛇传》之“祭塔腔”时说:“这古腔原来十分拖沓冗长,现在易调而歌,加进了紧板和中板,简去过门,把传统的过门揉进描写音乐之中,使此曲既新颖动听,又保留了粤曲的韵味。”
    的确,近年来黄纪谋在粤剧《天之骄女》、《李慧娘》之“见判”等剧的音乐创作中,其开放性的音乐思维闪着明显的亮光。但也有人认为他突破不了粤剧“空的框框”。年过半百的黄继谋和他的哥哥黄壮谋、妹妹黄英谋在粤乐上都享有盛誉,他们在粤乐探索的风风雨雨之中,已走了近40个年头。他们认为:“粤乐的改革可以熔古今中外于一炉,但决不能抛弃粤乐的板腔这个本质的东西!”
他们的艺术实践也是这样的。
    黄继谋设计的《天之骄女》没有离开粤剧的板腔,在“婚礼”一场,加进三四拍子的舞曲,也是在粤剧梆黄的基础上吸收了外国波斯舞曲的某些素材,融于梆黄的基调中。人们承队《天之骄女》的音乐唱腔是粤剧的,但又有波斯味儿。
    黄继谋的作品,曾经获奖和受到好评的不少。1954年,他创作的《梁祝》之“十八相送”荣获广州市音乐唱腔设计奖;《忠王李秀成》的序曲也灌了唱片,他与陈卓莹合作整理的广东音乐《赛龙夺锦》在我国音乐演奏会上获得高度评价;名曲《关汉卿》之“沉醉东风”、《荆轲》之“易水送别”都曾在国内外拿有盛誉。 《沉醉东风》一曲,戏剧大师田汉认为情浓韵厚,使人沉醉。“易水送别”一场戏,1982年曾参加香港艺术节的演出,评论界认为“风萧萧兮易水寒”一曲气势磅礴,令人回肠荡气。黄继谋在设计此曲时,从整场戏的内容出发并根据戏中每个人物性格情绪以及演唱者的特点。运用梆子的硬朗高昂以刻划荆轲的英雄气慨,发掘了粤讴的抒情音素,作为刻划燕太子丹的音乐基调,再衬以新曲和唱,使人物的音乐形象鲜明而深刻。他创作数不清的音乐形象中还有痴情而又善良的焦桂英、贤淑质朴的赵五娘、坚定勇敢的刘胡兰,可谓千人千腔,多姿多彩,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著名音乐家舒曼说:“注意倾听一切民间歌曲吧,它会使你认识不同民族的性格。”黄继谋不仅有深厚为粤乐传统基础,而且时外国音乐、各剧种的音乐、民歌,他也博取广汲,并不断吸收新的信息,使自己的创作保持时代感,这正是他创作上的过人之处。
    黄继谋擅长的乐器是高胡和琵琶。另外,色土风、扬琴、二胡、击乐也是样样都行,是难得的多面手。他演奏的高胡,弓法刚劲明快,推弓短促而有力,扎实而明亮。他弹奏琵琶亦十分出色,十指流音,通透流畅。独奏时更显其指法的功力,“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恰似万马奔腾,撼人心弦,柳底流莺,令人陶醉,使听曲者不禁“寻声暗问弹者谁?”
粤乐世家中的这一串活跃的音符,在融化传统和接纳现代技巧方面,跃跃然大有超越前人,青胜于蓝之势。

一首泥土般朴实的歌——黄壮谋
    黄继谋谈起他的兄长黄壮谋时说:“他是全家读书最多的秀才。”但从外表看,黄壮谋却没有多少秀才的味儿,他待人那样的质朴随和,他以细腻、严谨的风格,历任剧团的音乐设计和首席伴奏员,他演奏的高胡有色有味,色者粤乐特色是也;味者,泥土般朴实的风味。推弓引弦,于平稳中含有细腻和深沉。与他长期合作的音乐员和演员反映,正由于他的音乐节奏的稳定而鲜明,因而不仅给演员托腔保调时配合默契,还带动了整个乐队伴奏的和谐。
    他创作曲名曲有《春香传》之“爱歌”,《梁山伯与祝英台》之“罗帕曲”,《沙家浜》之“定能战胜顽敌渡难关”《风雪卑田院》之“莲花落”等。名伶陈笑风在美国、加拿大演出《风雪卑田院》一剧,当唱到“莲花落”时,那如泣如诉的效果催人下泪,获得如雷掌声。此曲一度成为当地华侨募情的号子,但这首曲子出自壮谋之手却鲜为人知。人们说,“罗帕曲”写出了诗一般的音乐语言,使观众为男女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凄楚落泪。还有《山乡风云》头场曲,游击队长刘琴威武飒爽的唱腔和音乐主旋律,《沙家浜》之“定能战胜顽敌渡难关”等。这些音乐形象,都曾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并被人们广为传唱。他在创作刘琴和阿庆嫂的音乐形象时,曾借鉴了京剧、沪剧等兄弟剧种的音乐特色,融于粤剧的梆黄之中,他在创作“莲花落”一曲时,盲艺人在茶楼门前卖唱的凄楚小调,小贩沿街叫卖的痛苦无奈的音调,都曾启发他的创作灵感。
    许多人都在追求改革,但改革得好谈何容易。尤其是粤乐的基调的梆黄之传统过门,多少年来由于经历了千锤百炼,已形成了固定的调式,点滴改动都很困难。所以,戏曲舞台上出现新的东西,难!好不容易出现的一点新的东西,很快又成了因袭对象,过时,倘要变动,更难。黄氏三谋对创作的态度都是踏踏实实的,甚至呕心沥血,衣带渐宽终不悔。
    对比之下,喜剧舞台上,一些作者为了省事或赶时髦将流行歌曲原封不动地搬上舞台,什么“排球女将”主题歌,“哎哟妈妈”等等拿过来填上词,这自然省事,但这样的作品生命力是不长的,象壮谋那样泥土般朴实的性格在粤乐改革的探索路上,艰苦卓绝而又默默奉献的风格是十分可贵的。

黄英谋开创了粤剧女乐师的先河
    壮谋、继谋谈起英谋时,都说:“她有一段传奇的故事。”
    谈起往事,英谋认为她的艺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11岁那年,英谋还没有木琴架高,慈爱的父亲用小板凳给她挚着脚,她穿着T恤,梳着西装头,完全是一副男孩子的模样。原来,旧社会戏班的棚面(戏台上音乐员的位置)是不准女性走动的,否则有渎神灵,而神灵却没有阻止战争和饥饿对她一家的袭击。为了赚回一天一斤米用于糊口,老父忍痛将女儿的秀发剪去,将燕娴的名字改成与哥哥们谋字相排的——黄英谋,成为棚面的一员。从此,她开创了粤乐女乐师的先河。
    可以说由于这一段传奇的遭遇,使黄英谋具有男儿般英伟的气质,一种坚毅、倔强的专心致志的性格。
正是她在这种品赋,使曲坛享有盛誉的场琴演奏家方汉曾收她为徒,教她乐理和操琴的经验,还将一些重大演出的机会让给她,使她在青年时代,其音乐才能便已进入华彩乐段。
    1957年7月,才22岁的她到莫斯科参加了世界青年联欢节。除了用扬琴演奏《双星恨》和《昭君怨》外,还为红线女演唱的“荔枝颂”作伴奏,红线女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金质奖章。黄英谋以她那庄重的音符,衬托了红花的娇艳,她同样受到许多国家的青年的赞赏,一位苏联老诗人还即席赋诗一首献给了黄英谋。
    1961年,英谋从越南演出归来,在广西向周总理作汇报演出。演出结束后,周总理接见剧团人员时,曾握着黄英谋的手赞扬说:“扬琴弹得好!”黄英谋从一个为了一天一斤米的混饭吃的小乐师成为一个出色的粤乐设计家和演奏家,其间不知有多少汗水和心血洒落在琴架旁,让青春的年华消逝在帷幕侧。她的乐风是那样纯正、优雅而又大方,能根据不同的人物,弹奏出不同的感情和意境。
    《关汉卿》之“梁州词”,曲文辞藻缤纷,曲调深情激越,板式安排合理,节奏发展合情。这首词的词意对古代女子的德行褒贬兼而有之。这类复杂题通常会使音乐家为难。黄英谋在设计此曲时,以她女性特有的细腻,处理以褒为主,在乐曲旋律的起承转合上,表达人物思想感情,刻划人物形象,颇为成功。但黄英谋谦逊地说,那是因为红线女善唱,因而把曲子唱活了。“粱州饲”一曲之所以深刻感人,黄英谋是下了苦功的。       名花旦林小群谈起黄英谋在《附荐何文秀》之“惨剧”一场中,创作的主题曲时说:“不仅优美动听而且刻划悲剧气氛浓郁,人物性格的音乐形象颇具深度。”可见她在唱腔设计、改革方面的成就是相当显著的。
这正是,粤乐满门尽芳菲!
来源:轩辕之后的BLOG 地址:http://blog.sina.com.cn/huangsgz



分享按钮>>寻陕西凤翔府颖常县宗亲
>>在河南息县任店村东队任玉敏葬礼上的悼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