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名人】鲜为人知的抗日殉国将领——黄永淮

    中华黄氏网 2012年5月13日 万家姓


    他和谢晋元是黄埔军校先后期同学;他和谢晋元都长期在国民革命军第88师任职;“八·一三”淞沪会战中,他任第9集团军第88师第262旅第524团中校团附,可当他接到坚守四行仓库的命令后不久却不幸负伤入院治疗,身为第262旅中校参谋主任的谢晋元改任第524团团附,演泽了一曲举世闻名的抗日壮歌;1941年月24日,谢晋元不幸遇害,后被追赠为陆军少将军衔,三年后的1944年5月1日,他也为抗战事业英勇殉职,也被追赠为陆军少将军衔……然而历史就是如此地会开玩笑,在当今,谢晋元的事迹写进了海岸两岸大、中学院校的历史教科书,还被印在了台湾的邮票上,而他却鲜为人知得甚至被史书所淡忘。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笔者怀着无限的崇敬与怀念,写下了此文,以纪念曾在我家乡土地上洒过热血的黄永淮烈士。

 

 

 

 


    黄永淮,号泗光,别名黄石夫,因小时候患过天花,脸上留有疤痕,又被家乡人叫做“黄麻子”。1902年,黄永淮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市安岳县龙台乡的一户农民家庭。

 

 

    黄永淮父亲黄慎之,虽家境贫寒,但甚有德行,宗望所归,被族人推举为“龙台黄氏同宗会”的族长。

 


    黄永淮幼时在龙台乡小学念书,后来升入安岳县旧制中学学习。在学校他学习刻苦,思想进步。1925年黄永淮中学毕业,时值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他满怀爱国热情,立志以身报国。1926年在族人黄爵高等人的资助下,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

 


    1928年,黄永淮以优异的成绩在黄埔军校毕业,被分配到南京国民政府警卫团(团长先为杜从戎,后为俞济时)任见习排长。1929年,警卫团扩编为警卫第1旅,黄勇淮升任连长。1930年黄勇淮随部队到河南参加了中原大战。战后警卫旅仍驻防南京,被扩编为国民政府警卫军第2师。部队采用全德制军械装备,武器精良,训练有素,是拱卫首都的劲旅。1931年12月,警卫第二师改编为第88师(师长俞济时)黄永淮仍任连长。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第88师官兵主动请缨抗战。2月5日,部队奉命归第19路军指挥,7日全部集结上海南翔。2月14日,第88师隶属第5军。黄永淮随部队参加了淞沪抗战。在战斗中他英勇杀敌,战功卓著。1933年,黄永淮升任第88师第262旅第524团第3营营长。1934年他再次被提拔为第524团团附。1935年,国民政府重新评定军衔,黄永淮被授予中校军衔。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第88师首先进入阵地与日军激战。黄永淮曾赋写:“踏平三岛方雪恨,罢官归耕夙愿成”的诗句以铭志。在战斗中,他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奋力拼搏。10月下旬,在中国军队撤退前,蒋介石要第88师留下第一部分部队坚守闸北、四行仓库。第88师师长孙元良准备派黄永淮带领部队组成“八百壮士”守之。岂料此时黄永淮却在一线指挥作战时被一粒子弹从左眼角斜穿射入,顿时身负重伤,血流如注。他只得被送入德国人开办的宝降医院抢救,遗职由第262旅中校参谋主任谢晋元继任。谢晋元到任后立即率部进驻四行仓库,成为了名扬中外的民族英雄。如同现居台湾的抗战老兵黄润生所言:“团附谢晋元率领该批战士进入四行仓库,成为历史上名人,而黄副团长(应为团附——笔者注)永淮虽在许昌壮烈殉国,反默默无闻。人之有幸与不幸,实在太微妙了”。

 


    黄永淮伤愈后,到重庆受同乡李如苍(陆军大学第七期毕业,时任中央训练团兵役干部训练班主任)邀请,任训练班教育长。

 


    1942年,河南周家口地区(今周口市)警备司令吕公良(浙江开化县人, 黄埔军校第六期生)奉命以周家口警卫团为主力。组建了新编第29师。该师是由地方武装改编而成,急需补充各级干部。于是,黄永淮调任新编29师副师长。据原新编第29师健在营长李树森,连长张访朋回忆,黄永淮副师长生活简,治兵极严,平时练兵有术,是吕公良师长的得力助手。黄永淮原先患有咯血症,由于平时劳累过度,旧病复发,曾一度回家乡休养。

 

 

    豫中会战前,黄永淮主动请缨抗战,回到部队协助吕公良师长练兵备战。1944年3月,第1战区长官司令部奉蒋介石的命令,派第28集团军暂编第15军新编第29师固守许昌。

 


    1944年4月下旬,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2军第27、37、62、110师团及战车第3师团、骑兵第4旅团、独立混成第7旅团等部队数万兵力完成了对许昌城全面包围。

 


    4月3日早晨6时,担任主攻任务的第37师团师团长长野佑一朗中将综合各方面情报,判断中国军队要固守许昌城,便下达了进攻许昌的命令。守军新编第29师3000多名官兵奋起抵抗,许昌抗日保卫战打响。

 


    在战斗中,黄永淮身先士卒,冒着枪林弹雨,始终在一线指挥督战。下午4时日军集中火力进攻南门,吕公良师长、黄永淮副师长亲自在城门上指挥,日军在多次冲锋未果的情况下,调来12架飞机及战车、山炮部队使用火里轰炸。傍晚7时,日军坦克轰开了南城门,随即冲入城内对周围目标猛烈炮击,一个步兵中队跟随坦克入城,与守军 逐街逐巷展开激烈的肉搏战。黄副师长的侄子黄正道时年22岁,是新编第29师最年轻的连长,此时在战斗中负伤,他正从南方撤退到太平街,却碰上了正在督战的黄永淮。黄副师长当即拔出手枪命令道:“坚决顶住,后退者枪毙!”。他还专门对侄子说:“正道,你应该在战场上拼杀,绝不可做有辱祖先的逃兵。”黄正道眼看着威严的叔父说了声:“叔叔,再见,我走了。”大喊一声:“有种的兄弟跟我来!”率领士兵再次返回城门,同日军展开了拼杀。黄正道自己一连击倒数个日军,自己也壮烈地倒在了血泊中。

 


    经过一天的战斗,新编第29师官兵伤亡惨重。援军无望,许昌失守已成定局。在报请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批准同意后,吕公良命令部队于夜24时分两路突围。突围前,吕师长决定将师旗焚烧。黄永淮沉痛地说:“委座训示我们,为国尽忠,不成功便成仁。弟兄们很快就要突围了,若突围成功,要继续同日军战斗下去,为现事报仇,为中华民族雪耻;若不幸牺牲,祖国不会忘记我们,弟兄们光荣,新编第29师也光荣;若战场上万一被俘,要保持名节,做一个宁死不屈的中国军人。”

 


    吕公良、黄永淮与大部分生还官兵从东门突围。部队突围到城东大坑李,十里庙以东许(昌)鄢(陵)大道以北时,陷入了日军第27师团的封锁线,双方当即展开激烈的战斗,喊杀声、枪炮声如山崩地裂,震撼着周围的乡村。第85团长杨尚武、第87团团长李培芹相继中弹牺牲。5月1日清晨,突围部队越过小洪河,向小王庄,采邓庄方向突围。这时天已大亮,日军出动在批步兵、骑兵、炮兵、辎重兵及洋车队包围突围部队。行至烟墩郭时,黄永淮副师长不幸被俘。

 

 

    敌人将黄永淮押到于庄。他看到日军正在用残无人道的办法杀害中国军队战俘后,十分恼怒,乘日军不备时,猛地夺过一支枪击毙一个鬼子,自己也为国捐躯。黄永淮牺牲以后,被于庄的村民埋在于庄袁家祖坟旁边,并立了一块本板上写“黄永淮之墓”。

 


    1944年10月20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赠已故副师长黄永淮为陆军少将军衔。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黄永淮家属将忠骨运回家乡重新安葬。安岳县政府发出补告,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

 


    1986年,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黄永淮为革命烈士。

 

 

 

 

 

 

 


----发表于2005年第8期《红岩春秋》

 



分享按钮>>【黄氏名人】抗战将领黄鼎新
>>【黄氏名人】桂:贺县现代黄氏人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