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名人】黄一清——元代新安儒士

    中华黄氏网 2012年8月5日 黄遇安


 近日,读民国柯劭忞编撰《新元史》,卷二百四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七“笃行下”,收录了一位新安黄氏宗人的史迹,他就是元代徽州路休宁岭南人黄一清儒士。
儒士者,读书人也。
关于黄一清的身世,明天启乙丑(1625)曹嗣轩编纂《休宁名族志》中有云:“在邑南百里。出五城派,文汉六世孙曰询始迁于此。询传数世曰元珪,字仲瑾,早卒,妻吴氏年二十九,誓志守节,抚孤一清,抵于成立。”
正因为其特殊家境,“一清克承母训,学通《易》乃阴阳家言,耕钓为养,有秋江钓月楼,人号‘秋江处士’。”其中,“秋江钓月楼”颇有名气,在元代民族与阶级压迫特别残酷、社会经济遭受严重破坏、徽州私家园林发展处于滞缓状态下,是弘治《徽州府志》中仅载的数处园林之一。
因号“秋江处士”,黄一清又叫“黄一秋”。
读《新元史》“黄一清传”,主要讲述了两件事:一是为子尽孝,二是京师奇游。观全文二百余字,详尽如下:“黄一清,字清夫,徽州休宁人。父元珪,早卒。母吴氏,矢志不嫁。一清事母以孝闻。母病梦人告之曰:‘有老妪来,当得药。’明日果有妪来,授以啖蜜法。一清乞蜜于旁村,还遇虎。一清谓虎曰:‘吾死不足惜,如吾母何?’虎熟视逡巡而去。集贤大学士陈颢言:‘母为节妇,子为孝子,宜旌表,以风天下。’有司署其家及里门,皆曰节孝焉。
一清与平章政事李孟友善,欲用为杭州教授,一清固辞。一清别字秋江,孟字秋谷,孟遣之诗曰:‘君钓秋江月,我耕秋谷云;逃名君笑我,伴食我惭君。’朝野传诵。赵孟頫绘以为图。陈颢又荐一清为儒学提举,亦不就。至元三年卒,年七十五。”
此前半部分孝行事迹,《休宁名族志》亦有载,云:“母尝病亟,一清焚香告天,愿减己算以益母寿,夜梦人曰:‘明日有老妪来,当得药。’迨旦,果有老妪来,授以啖蜜之法。时秋暑无从得蜜,夜行乞于邻乡程氏,得之;还至中途遇虎,一清号曰:‘我死不足惜,如母何?’虎熟视,逡巡而去。人以为孝感之应,省院文章荐之,不起;母八十一而终,集贤闻之,为言于朝曰:‘黄氏母为节妇,子为孝子,宜旌表以励四方。’乃下县令旌其门与里均为孝节,有《节孝録》行于世。”
《新元史》除略去了“人以为孝感之应,省院文章荐之,不起;母八十一而终”和“有《节孝録》行于世”两个细节,其它与《休宁名族志》大抵相当。
但“一清传”后半部分“京师游”,与《休宁名族志》记载有异样,后者云:“尝至京师,平章李秋谷孟欲官之,不就,李赠诗云:‘君钓秋江月,我耕秋谷云。何时各归云?云月约平分。’强授杭州教授以归,不复仕。”
《新元史》未说李孟欲荐官、一清不就、最后被李强授杭州教授之事,只说李欲用杭州教授,一清固辞官,辞的是什么官?不清楚,接受教授一职似乎也是自觉自愿的,不似《名族志》所说被强迫的。但《新元史》多了“赵孟頫绘以为图。陈颢又荐一清为儒学提举,亦不就。至元三年卒,年七十五”这些珍贵史料。从史料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推算出黄一清的年份:1262—1337。如果元朝从1271年算起,那黄一清是生在南宋末期,主要生活在元初,经历了改朝换代大变革一系列重大事件。
还有,就是李赠诗部分,前两句都相同,后两句不同。其实查《李孟诗选》,这是首五言律诗,诗名作《赠黄秋江处士》,两处都用了节选,全诗如下:

君钓秋江月,我耕秋谷云;
逃名君笑我,伴食我惭君;
老我素多病,壮君高出群;
何时各归去?云月总(约)平分。

读罢《新元史》黄一清传,对其孝心孝迹无限敬仰,对其游刃有余“京师奇游”由衷敬佩。
意犹未尽,我通过各类信息途径继续收集关于黄一清的趣闻轶事,颇有收获。
据《李孟诗选》“赠黄秋江处士”诗后补注云,在其去世后,元代著名史官、文学家、书法家、画家黄溍还亲撰《黄一清墓志》,云:“一清,字清夫,休宁人。年逾四十,始游京师,无所知名,洎李韩公以旧学相仁宗,贤才汇进,乃复入京师谒孟。一清古貌长身,须髯如戟,宽衣高冠,容止简率,又作吴语,左右多目笑之。孟望见大惊异,即下执其手,延之上座,自是名动京师。一清以秋江自号,而孟自号秋谷。遗一清诗,有:‘君钓秋江月,我耕秋谷云。逃名君笑我,伴食我惭君。’之句,朝野传诵满口,内翰赵孟頫写以为图云。”
再者,据明弘治十四年(1501)休宁黄云苏黄禄黄岩黄获等续成、黄天相编辑《新安黄氏会通谱》刊本记载,元代文学家虞集(1272—1348)曾为黄一秋作过《岭南十景诗》。
匪夷所思,“岭南”,休南一小隅也,能得文学家慕名而至,实属不易,能获其亲赋诗作,且见风景如画,顿诗情大发,连呤十首以赠之,更让小隅“岭南”增色生辉,黄家门宗风光无限了,亦足见黄一清非同寻常的人格魅力,可敬!可叹!
又私下细想想,也绝非偶然,今天岭南三溪风景区名气越来越大,予不知三溪是否就是一清故里,或说三溪就是虞集当年做客岭南闲余探幽涉足之地——灵感之源泉创作之画廊。若真是如此,那可谓是古人与今人不谋而合,还为七百多年后二十一世纪人搞旅游开发撰写了诸多广告词。让人甚叹“不辞长作岭南人”,虽是东坡居士啖了荔枝饱了口福感慨连连,岭南亦非休之岭南,但用在此处也再贴切不过,犹如诗人洞穿秋水,把天下岭南尽揽其中,赛似人间天堂矣。
浓兴之余,遂把《岭南十景诗》附录文后,与各位同仁闲庭信步,游览岭南画卷,孰不悦乎?胡嘿嘿!

一、清江钓月
长江万里净,独有钓舟闲;
露下天如洗,人居水月间。
二、深谷耕云
幽阻躬耕地,云生满谷中;
春生为雨去,润物不言功。
三、翠巘端屏
方山何整整,松柏杂英红;
锦帐开朝日,香罏避夕风。
四、苍峰卓笔
群峰天际见,碧玉锐如簪;
想作书空用,诸生业习深。
五、雪涧浮龟
幽涧雪喧豗,鱼龙去不回;
浮龟独化石,岁久长苺苔。
六、枫林巢鹤
清音遗月夕,红树绚霜晨;
何日翔寥廓,千年化老人。
七、峻岭扶车
行人发大车,剡剡舞交衢;
数上高高岭,颠危实赖扶。
八、圆冈揭斗
圆阜罗山崦,依稀象斗星;
疑行鱼复阵,餘算置闲汀。
九、双溪合璧
流水山居好,双溪更合流;
每听春夜雨,准拟泛扁舟。
十、古寺垂虹
飞流乘玉雪,日气见青红;
常有僧临涧,收龙入钵中。

作者:黄遇安(古林黄氏五十五世孙)
时间:己丑仲冬

 



分享按钮>>【家谱源流】黄氏迁居江西的七大宗派
>>余氏网络联谊会成立大会召开